石耿立作品暨新时代散文创作研讨会成功召开
撰稿人:彭资涵、方淑贞、刘语涵    摄影:方淑贞    发布时间:2018-11-06     浏览次数:32

为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文艺评论工作的指示要求,推进珠海市文艺评论事业的的繁荣发展,加强对珠海作家作品的研究,提升文艺评论对文艺创作的引导作用,根据珠海市文联第六届文艺展示月工作部署,2018年11月3日14时,由珠海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办的石耿立作品暨新时代散文创作研讨会,在吉林大学珠海学院珠海文艺评论基地召开。

石耿立作品暨新时代散文创作研讨会现场

研讨会由珠海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吉林大学珠海学院图书馆馆长王洪琛教授主持。来自珠海各高院、宣传思想文化单位的市评协、市作协成员和作家石耿立教授等多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就石耿立教授最新乡土散文集《消失的乡村》及新时代散文创作进行全面深入的交流研讨,以期为当代散文创作提供别样的路径和图景。

首先,王洪琛副主席代表市评协对石耿立教授及与会人员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介绍了珠海市文艺评论家协会自成立以来的基本工作情况及未来的发展规划,同时对中国作协会员、市评协理事、广东省科学技术职业学院人文学院教授石耿立在文学创作领域的建树进行了简要介绍。他指出,中国可以说是散文的国度。本次研讨作品《消失的乡村》便是石耿立在广东回望故乡山东的最新乡土散文结集,里面充满了对家乡故土的着恋与深情。此次研讨会,既是探讨石耿立最新乡土作品,服务珠海本土文学创作,又是探究新时代散文的理论问题及写作实践,促进珠海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


 中国作协会员、市评协理事、广东省科学技术职业学院人文学院石耿立教授发言

随后,研讨会正式开始。石耿立教授结合自身的创作经历和文学反思,站在时代转折点上为大家介绍了《消失的乡村》这部作品的创作背景和内容特点。他坦言自己的文学创作理念是在文学革新时期,受聂茂等作家的文学作品影响而转变的。《消失的乡村》具有新时期散文的特点,它在继承乡土散文创作风格上增添了新的内容,改变了乡村传统伦理,包括土地、亲情伦理等。书中揭露农民困锁在土地上所做出的一系列挣扎,甚至毫不避讳,直面亲情里的不堪与乡村社会的丑陋与苦难,体现了他个人从乡土到国土的自我反思。其次,《消失的乡村》在行文结构上也不同于传统散文,进行了新的融和突破,呈现出一种令目一新的效果。他的散文展现了对中国当代散文的思考和审视,在形式上更自由、自在和多样,在情节上更具真实、复杂性和穿透力,在文字上更诗意、精致,为中国当代散文创作提供一种多样性的可能。

文学活动并不只是单纯的作家创作活动,它还是作品的传播、消费与接受活动。只有经过读者的接受,才能实现作品的价值。围绕石耿立《消失的乡村》等散文创作,出席本次研讨会的嘉宾从自身研究领域及认知出发,展开了精彩的评论与交流,通过学术和思想的碰撞,共同展望新时代的散文创作。


 市评协副主席、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王光华教授发言

市评协副主席、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王光华教授以“文如其人”来评论石耿立的文学作品。他称赞石耿立为人仗义真诚而率性,这也是他创作出好作品的基底。从《消失的村庄》这部作品可看到石耿立对于乡村伦理、土地、人情与人性进行的传统而质朴的率性表达和剖析。他认为石耿立在散文创作的视野纵深和精神高度上都有了更深层的扩展延伸。石耿立把握住了散文的时代发展方向,敢于直面当下、揭露现实丑恶,对中国当代散文发展的转向是有历史性贡献的。同时,王光华还提倡当代散文创作要在多元化、网络化的大环境下体现新时代的特色和优势。

 市评协会员、市政协吕茹发言

市评协会员、市政协吕茹指出,《消失的乡村》正是中国农村在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个缩影,具有浓厚的时代特色。“耿立老师《消失的乡村》,他用心灵记录故乡社会变迁和美丽的心灵轨迹,以及经历过的沧桑,他讲述着农村特色故事,是从骨子里渗出的对自然与社会生态的关爱。懂得了简单的美与张力,也懂了自己内心的安妥。他的书里面充满了对家乡故土的眷恋与深情。本书抓住当下人们对农村的记忆、好奇以及浓郁的乡愁。”将“原生态”写进乡村记忆,从乡土、人情组成的农村文化特色与传承不息的农村记忆中捕捉农村即将消逝的敬畏与爱,给我们带来很多美好生活回忆的同时,也在精神通道中刻下一串串永恒的符号,留在灵魂和历史深处。

 市评协会员、《黄杨月》杂志编辑何悦华发言

市评协会员、《黄杨月》杂志编辑何悦华提出,通过与石耿立的交流和对其作品特别是《消失的乡村》的研究阅读,他看到了作者对乡村、对土地的感情。何悦华指出,石耿立的众多乡土作品,其实都渗透着着作者对于过往和当下的浓厚回忆与思考,以及对新时代散文创作的开拓创新,激发了读者对人生、对现实社会的思考。

 中国评协会员、市评协会员、古元美术馆靳雄步博士发言

中国评协会员、市评协会员、古元美术馆靳雄步博士谈及《消失的乡村》这部作品,指出从作品中可以看到作家的真诚情感。在当下嘈杂的社会环境下,石耿立的作品犹如一汪清泉,拥有穿透心灵的气息。靳雄步结合自身在古民居方面的研究,感慨古民居在新农村建设改革中不断消失,乡土文化和农民的本质性的观念都在不断改变,通过散文将这些回忆留住并定格,让人感觉十分真诚。作品也体现出了强烈的个人思想性和时代性。据此,他进一步强调了当今新时代散文的创作方向,以及新时代文学创作必不可少的时代性。


 石耿立之子、青年作家石岱发言

石耿立之子、青年作家石岱,提出了自己作为新一代年轻人对于石耿立乡土文学作品的困惑,乡村文学创作作品数量及作家对乡村文学的创作欲望都是在逐年走低的,他认为“乡土文学作品所体现的对乡村的怀念倾诉给谁?”的问题是目前乡土散文中最难以维系的问题。这一尖锐问题,在研讨会现场引起了嘉宾的兴趣,产生了激烈的探讨和深层的思考。

 市评协会员、市委党校朱万良发言

市评协会员、市委党校朱万良指出,当今的散文写作背景是大散文时代。石耿立作品的美感在于:一是文体上的创新,即散文跨界。作者以小说式的细节、细腻的语言写作;二是作品本身所具有的文化价值,《消失的乡村》记录了社会变迁的记忆,又能够从记忆中展望未来。另外,朱万良还在作品穿透力、视野以及语言上提出了一些建议。

 市评协会员、珠海艺术职业学院林志山教授发言

市评协会员、珠海艺术职业学院林志山教授,提倡学习鲁迅先生的精神,勇于利用笔尖去触碰社会的实质性问题,以便读者更全面地审视社会现实,并且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同时,他还呼吁新时代的散文创作要达到“三高”,即思想高度、艺术高度和政治高度,这是文学创作者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体现。对此他也呼吁文学创作应与时代背景相结合,更加深入群众,去反映当代社会现实,反映人民需求,创作出直达民心的优秀作品。


 珠海市三灶管理区、青年作家李楠发言

珠海市三灶管理区、青年作家李楠指出,他在《消失的乡村》这部作品中发现了当代散文在创作中缺失的一环——作家如何联系当下城市化不断发展、乡村不断消失的社会现状,将其与都市或乡土散文创作紧密结合并创新。这个问题,他认为将是他个人未来创作及研究的重点。他指出散文的高度在于思想的穿透力,耿立教授的作品文字极具张力和冲击力,情绪饱满,对于环境和情绪氛围的掌控显得十分纯熟,这使得他的乡土散文可读性、感染力十分强。

 广东省科学技术职业学院人文学院李双芹院长发言

广东省科学技术职业学院人文学院李双芹院长也出席研讨会。她指出石耿立“不仅是一个优秀的散文作家,而且对散文创作有明确的美学追求和自己的散文理论建构。”“他的散文不同于很多传统散文,他将‘精神’作为他散文创作的首要门槛,高竖在场的旗帜。哪怕在写小时候生活的乡村、写历史里的人物,其实都是在借彼写此,力求介入当下的生活。”同时针对石岱提到“这种乡土散文到底写给谁看?”的问题,李双芹认为,“是写给‘成人’‘成年’之后的我们看的,当我们经过岁月的磨洗,进入不惑、知天命的年龄,我们将在其间重新学习温故:人活在世上如何直面磨难、如何在经历磨难后仍保持对天地自然的赤子之心、如何保持对人世的愤怒和自己的独立人格。这才是石老师乡土散文最核心的价值。”

 市评协秘书、吉林大学珠海学院刘语涵发言

市评协秘书、吉林大学珠海学院刘语涵谈到,正如鲁迅小说中萦绕的“离去,归来,又离去”模式,石耿立《消失的乡村》这一文本也存在这个结构,同时这也是一个追寻,得到,然后又失去的模式。乡愁是积淀在华夏民族意识深处的集体无意识。游子总是凝望那回不去的故乡,而内心深处对故乡的怀念与向往,消失在日益陌生而冷酷的人情与至亲的离散中。乡愁无处寄托,归来所见众生,不过是又一个异乡,于是离去成了最终宿命。而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离去不只是离去,也是另一种意义的归来。只有死亡才能带领众生脱离这一怪圈。

 市评协会员、珠海特区报盛祥兰发言

市评协会员、珠海特区报盛祥兰认为石耿立散文的语言极具魅力,他的创作伦理追求令人敬仰,他的文章具有批判性,又不乏时代特色。这些都在《消失的乡村》中有突出体现。她认为石耿立的散文集《消失的乡村》是一部书写故乡、童年、苦难与人物命运的有温度、有态度的乡土文学作品。“在作品里能看到了耿立将他的故事和情感安放在山东荷泽一个叫什集的小镇。”“木镇是作者心里上的一个图标。”“什集和木镇,是作者的写作版图。某种意义上,它代表了作者的信仰。”在这部书里,能读出了作者童年的疼痛、少年的迷茫,读出了他心底的渴望,渴望逃离,他听见他的血液在沸腾,引领他离开这块土地。他是用逃离的方式,来爱他的故乡。

 市评协会员、珠海特区报韦驰发言

市评协会员、珠海特区报韦驰指出,在当今全球化的进程中,全球和地方就是文化的两极,中国农村的发展是有过程的。新的乡村的到来,必定会带来新的视野、新的创作和新的阅读态度。作品流传很重要的一点是语言满足读者的收获感和在一定程度上冲破理论的束缚,而体现作家个人风格和时代特色也是当代文学创作所追求的。

 市评协会员、珠海城市职业技术学院郭道荣副教授

市评协会员、珠海城市职业技术学院郭道荣副教授结合自身对石耿立作品的阅读和了解,指出石耿立的散文作品存在的新变化。石耿立《消失的乡村》作品语言及风格有着强烈的个人色彩,富有冲击力;情节构造和人物对话具有小说的细腻性和戏剧性,并借此深刻表现出乡土社会下的人类命运。石耿立在语言和题材上的提炼和创新,都是其作品获得成功的重要原因。郭道荣提出,一个作家要创作出好的作品,就应始终保持不断学习、不断阅读的习惯,在作品中深层次地体现作家本人对生活、命运的思考和理解。


 作家陶瑰丽发言

作家陶瑰丽谈道,石耿立老师的文学造诣和指导能力是有目共睹的。石耿立作品在散文界具有深刻影响,并广受好评。她谈到自己近年来跟随石耿立老师学习散文写作,因石耿立老师指导有方,她在文学创作上获得了长足进步。她认为石耿立老师在文学创作和学术素养上都具有高深造诣,十分令人钦佩,号召大家向石耿立老师学习,坚持不懈,努力创新。

 市评协副主席、珠海城市职业技术学院人文与社会管理学院赵国宏院长总结发言

随后,市评协副主席、珠海城市职业技术学院人文与社会管理学院赵国宏院长,对各专家学者的发言情况进行了独到点评与回顾总结,并对下一代青年文学创作者表示由衷的期待。他提出石耿立《消失的村庄》这部作品中闪烁着由鲁西南大地水土孕育而出的乡土作家的独特精神光辉,是一名作家在脱离乡村生活的原始状态后,以一个文人视角所创作出的对于过往乡土生活记忆的回顾。作品带有强烈的思想批判和时代烙印,文字上考究细致,风格上独树一帜,有态度、有锋芒,整体呈现出了散文创作的多样性和创新性。作者抓住了读者内心柔软的一块,用血淋淋的现实,还原过往并将其传承下去,具有可贵的真实性,蕴含着作者对于人性和生活的理解。赵国宏副主席认为,石耿立的骨子深处有股坚硬的精神存在,其笔下似乎有股血液在流淌,作品血肉丰满,读之于悲伤痛苦之下又倍感酣畅淋漓。无论是从小说,诗歌,散文,还是从乡土文学和现代文学的角度分析,这部作品都能坦率地直面过往,直面现实,这是弥足珍贵的地方。

赵国宏副主席从现代文学的角度审视乡土文学作品存在的意义,鼓励创新性的“跨界”,结合乡村的文化符号和文学的批判性特点,展现文学精神传承的力量。他表示,精神高度决定一个作品能否被大众接受和流传。一部好的文学作品一定是有作者的思想积淀在其中,才能撞击读者的心灵,引发共鸣,从而流传于世。无论时代如何发展,有温度、有态度、有批判的作家作品始终都是社会所需要的。他鼓励在场的作家、评论家对耿立作品所包含的的批判思想,能够沉淀下来进行研究,也号召大家能够提起笔来,通过文学创作,将过往与当下、自我与社会浓缩在作品当中,打造自己的“第二人生”。

 与会人员就会议主题进行交流研讨

研讨会最后阶段,石耿立作为《消失的乡村》的作者,对在场批评家们表达了敬意。他谈到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能够得到鼓励与肯定是十分重要的。正是有了读者及评论家的介入,一个作品才能不断生长,变得更加丰满;也正是通过这样的批评,一个作家的自我认识,包括对自身创作的认识,才能成熟与发展。这次研讨会,让他深刻体会到文学评论对文学创作活动的重要意义。

会议最后,王洪琛副主席谈到,这次研讨会通过作家和批评家相结合、感性创作和理性研究相辉映的创新模式,让研讨会成为多种声音相碰撞,有欣赏、有质疑而又充满张力的对话空间。好的文学能够跨越时代,反映世道人心,这是新时代文学创作者的共同追求和目标。时代正呼唤伟大而有深度的的作品,新时代散文创作者应积极参与到中国当下的文化建设中来,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

此次研讨会是市评协系列专题活动之一,也是珠海市文联第六届文艺展示月重要组成部分。市评协希望通过举办本次活动,让评论与创作双流推进,扩大珠海本土作家视野,启迪珠海本土作家创作,使散文创作和研究格局不断拓宽开来,创作出更多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未来,市评协将继续开展此类活动,围绕市文联文艺展示月主题,面向高校及市民大众,打造珠海地区文艺评论品牌,繁荣珠海文艺事业。